CHURCH LIBRARY-ARCHIVES g hi

1 6+/ Me©^

cy^^cH Ate-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MTS

Digitized by the Internet Archive in 2011

http://archive.org/details/conferencereport197375chi

1973-1975 會報吿

耶穌 «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翻譯 服務部 台北發 行中心

台北市 和平東 路二段 28 號一樓 1978

海豚出 版事業 有限公 司出版

CONFERENCE REPORTS 1973—1975

printed by WEN WEN PRINTING CO. NO. 130-1 CHUE KUANG ROAD, TAIPEI, TAIWAN.

1973 4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講者'

頁碼

艾希 頓馬文

在祂的 力量中

辣泰福

守望者 戒惡人

4

興格 萊戈登

會的眞 正力量

8

德豪惠

「這就 是我的 福音」

11

甘賓塞

庭影響

13

李海樂

加强 錫安的 支聯會

16

李海樂

服從敎 會領袖

20

李海樂

們站在 聖地上

24

麥康 基布司

猶大的 草原上

27

孟辣 多馬

膀上有 灰黙的 淡黄色 金絲雀

'-、 30

潘培道

看你們 的小孩

33

IK: 侍生' J

权思乃 /澄 錯教曹 ftn

00

黎嘉蘭

祂已經 差遣' 地的 使者預 備道路

39

羅慕 義墨林

神之子

43

羅慕 義墨林

發揚 光大個 人的聖 職召喚

46

司道達

通往 永恆榮 耀之路 '

49

譚以東

你可以 爲你自 己選擇

52

譚以東

職責任

55

1973 10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演講者

頁碼

艾希 頓馬文

;池 拉着 他的手

辣泰福

準備你 們自己

CO

興格 萊戈登

感謝 神賜我 們先知

66

德豪惠

屬於俗 世或屬 於神國

69

甘賓塞

獎賞 ' 祝福 ' 應許

71

李海樂

自我 認識帶 來自尊

75

李海樂

總會聖 職大會 演講詞 '

79

李海樂

李海樂會長的閉會15^^司

84

麥康 基布司

想想這 些事、

88

m

頁碼

fl 多馬

\ 1 小日 就」

91

潘培道

古雷 Mr 6 〜丘琳 ii^Pi^lV^ 田相

94

彼得 生馬可

r ( :晋^ *<<4"5^ 0 1

|八;1^8匕事1丁^^

98

黎焉蘭

x^a-p^ i|i 工卞-

101

羅慕 義墨林

穌基督 —— 我們 救贖主

104

羅慕 義墨林

會幅利 些基 本原則

107

密愛德

對立是 要使我 們堅强

110

司道達

往永生 的路徑

112

譚以東

有更大 的光榮 婦女 的角色

115

譚以東

服從

118

1974 4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演講者

頁碼

tt ^ |七 Vr 乂报 頓.,

i±\ Ijn 」, ri±: :ig 切之時

丄力丄

吉少 卞《 iSH

傳; iM If - ^MM7ZB^M]±

■At 4cfc /7 -jfZ ^ AAt APc Am

^匕 ^ ^ ifil^ 3 50

上力 1

.Trr /0&

Vl> 715^

稱曰 3 取恢狩 ?^! J

廿宫赛

TtlPvi^ -> d=i 港民 1 亓由 丁々; t 旨齒

133

廿富蓥

TA.1I Jfl'Uo J^'JI 1

137

甘宵蒹

+ 書一 個夺 窗舰威 白句人 4=

140

廿富蓥

iH^ 南丁早 >^ TP 而値 镇的

144

麥慮 甚布司

-C TP "T^ [ _ < J AAflrtStJ::/ 7Lt^U5^'IW J 乂、 II J

146

JUL tth >^ '-、 、!/

ft;?

'yTp 1.^

潘培道

<K /HB +a nrtti 6Fr f=l 64:^6^1— ^-pfl

1 CO 1!7

f=j Tit jtr rr" 利多馬

-4- y/r- /pq h^4^ i、

AAlT、in 31e'L、Z /自

JKJ

■Jrf» "?曰 iqF=' —— r

彼得 生馬可

o 1

維慕義 S

/pq .fe ^ ± (^-^ ^ rm i^^n 5^5^ 1 in 貝何土 益皿 tl^ ^t3^^fr

羅慕 義墨林

聖靈

loo

密愛德

在墓 中三日

166

司道達

救主 的使命

168

譚以東

嚴集會

171

譚以東

祈禱的 翁要性

179

譚以東

主所 揀選的

182

1974 10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頁碼

艾希 頓馬文

誰敗了

185

辣泰福

要失望 '

188

興格 萊戈登

造在山 上的城

191

德豪惠

認識神

194

甘賓塞

主是 不可被 嘲笑的

196

甘賓塞

大衞和 歌利亞

200

甘賓塞

江洋潮 流與家 庭影響

205

麥康 基布司

勇敢 的爲信 心鬥爭

208

孟辣 多馬

個人的 名人榜

211

潘培道

多給誰 就向 誰多取

214

利多馬

當你回 頭以後 堅固你 的弟兄

217

彼得 生馬可

永恆 在一起

220

黎嘉蘭

後如何

223

羅慕 義墨林

人如 何得救

226

羅慕 義墨林

正直

229

密愛德

要躭擱

232

譚以東

我們對 觸氾誡 命的人 的責任

234

譚以東

爲何 我的孩 子今晚 在浪蕩

237

107') #14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H 講百

as a

頁碼

艾希 頓馬文

時刻就 是現在

241

辣泰福

摩門 經是神 的話語

244

興格 萊戈登

基督 的像徵

247

信心 —— 第一歩

250

甘賓塞

你們爲 什麼稱 呼我主 阿主阿 ' 却不 尊我的 話行呢

253

甘賓塞

稱地持 有聖職

257

甘賓塞

們爲何 依然寬 容罪呢

261

麥康 基布司

服從 奉獻 和犧牲

263

f 多馬

家的路

66

潘培道

準長老 們的一 項懇求

269

利多馬

悼念

272

彼得 生馬可

安息曰

275

黎嘉蘭

一主' 一信' 一洗

278

羅慕 義墨林

我們需 要有勇 氣的人

281

頁碼

羅慕 義墨林

復活節 的思想

284

司道達

用我們 的自由 選擇權

287

譚以東

基督 在美洲 -

290

譚以東

自主衡 量成就

293

1975 10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演講者

m

頁碟

艾希 頓馬文

是需要 時間的

297

辣泰福

給世人 的信息

300

興格 萊戈登

抗邪惡

303

德豪惠 .

殿廣場 大會堂

306

爲正 當職業 作準備

308

甘賓塞 .

在是努 力工作 的時候

310

'甘 賓塞

有聖職 的榮幸

313

甘賓塞

從他們 的內心 說出來

317

麥康 基布司

年只有 一兩次

319

辣多馬

一個 小孩子 的信心

322

利多馬

因爲 時候到 人必厭 煩純正 的道理

- 324

彼得 生馬可

「你 們聽他

327

黎嘉蘭

先知 和預言

330

羅慕 義墨林

美國 的命運

333

羅慕 義墨林

照聖約

336

羅慕 義墨林

利服務

339

密愛德

家庭 的探索

343

司道達

爲主準 備好一 羣人民

345

譚以東

爲他們 愛人的 榮耀過 於愛神 的榮耀

348

譚以東

的律法

351

4

1973 4

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在愛我 們衆人 的天父 心目中 一個人 都是重 耍人物 在祂的 力量中

+二使 徒議會 希頓馬 文長老

7^ 星期前 的一天 ' 個地區 遭遇了 一次最 惡劣的 暴風雪 一年冬 天我們 經歴了 很多惡 劣天氣 這次更 是嚴重 天有一 位英俊 的年輕 軍人和 他的美 準新娘 在赴 11 湖城聖 殿完成 婚約途 遭遇 了極大 的困難 她是住 在憩湖 f 地區內 而他是 來自附 近另外 一個鎮 大風雪 使得公 路在夜 晚和淸 晨封閉 經過 很多小 時的 焦急等 待之後 我們 幾個人 才能夠 W 助他們 在當天 到達聖 殿和 完成他 們的婚 姻計畫

他們 他們 的家人 和朋友 是多麼 地感 激使他 們完成 這次最 ffi: 要約 會的協 和關心 的朋友 —— 我們就 呌他比 爾吧 —— 達了他 的深切 感激說 「非 常感謝 你們所 作的一 切事情 使 我們的 婚禮成 爲可能 不了解 爲什麼 你們這 樣不怕 一切麻 煩地來 幫助我 。眞的 '我 祇是 一個不 重要的 人。」

我深信 比爾是 要藉此 話作最 誠擎的 恭維 我堅定 地回答 不過我 希望是 和善地 「比爾 我一生 中從未 W

過一個 r 要的人 J 在我 們天父 國度中 有人是 r 不重 要的人 J 。」

這種 錯誤地 認定我 們自己 的傾向 ' 在某日 同一位 有困難 的妻子 面談時 ' 度引 起了我 的注意 她的 婚姻遭 遇了極 大困難 曾經眞 摯地試 圖改正 她和她 '的 丈夫 間交通 的障礙 是沒多 大成功 她感 謝她的 主敎作 忠吿所 化費的 時間 的支聯 會會長 也自願 以最大 的耐心 和了解 ' 來試圖 Si

她的 一切問 題都沒 有解決 但是她 却有 了改進 她經 由正當 連繫的 聖職途 徑所作 的很多 次接觸 使她不 僅感激 而且有 些驚奇 天她說 出了她 的觀感 「我 祇是 不明白 你們怎 麼化了 這麼多 間和表 示這麼 多關切 我專在 祇是個 r 不重 要的人 J 。」

當我們 稱我們 自己爲 「不 jE 要的人 我確信 我們的 天父不 會喜悅 我們把 我們自 己列爲 「不 重要 的人」 我們對 公平嗎 們對我 們的家 公平嗎 們對我 們的神 公平嗎

我們由 於悲劇 不幸- 、挑 戰、 或不論 什麼俗 K 情況 使我們 這樣認 自己時 我們就 對自己 做了一 件極不

平的事 不論我 們處身 在何種 境遇中 '我 們都不 能以任 何藉口 自封爲 「不重 的人」

作爲神 的兒女 們是重 要人物 祇要我 們把我 們的頭 抬起來 們的手 伸出來 ' 和同 祂行走 ' 祂將建 立我們 ' 造我們 ' 和擴 展我們 照祂 的形象 被釗造 ' 在祂裏 面及藉 著祂而 知道我 們眞 正潛能 ' 多麼偉 大的一 項祝福 知道 在祂的 力量中 '• 我們可 以做萬 沴!; 又是 多麼偉 大的一 項祝福

艾蒙 不僅對 他的兄 弟亞倫 而且也

對我們 今天所 有的人 ' 導了一 項偉大 的敎訓 ' 在阿 爾瑪書 26 10 12 節中

「當艾 蒙講了 這些話 他的 弟弟亞 責備他 ,說: 艾蒙, 我怕你 的快樂

你帶. 到自誇 上去了

r 但艾蒙 對他說 我無尔 g 我自己 的力量 而自誇 ' 不因我 自己的 聰明而 自誇 是肴啊 ' 我的 快樂是 十足的 . 是的 ' 我的心 是充滿 t 快樂 ' 要因我 的神 而快樂

1

「; j1 mm '-… 的力 sv ' iii^^mj 所以 tt^fc 个!; Mi 自己

i(ngi3$ WfiiV. 他的力 ft ' 我能做 ff:

何的 'hW •flUHLl ki 塊地 -h 許多 人奇械 '6此«11")«^ 5^讀«他的 名。」

gl 封爲 1个'11*^的人」 樣嚴 錯誤的 'li: 足人們 把别人 締類爲 「不' R

«g 的人」 有時 rrff 將陌^

人或 的人 視爲不 'Tf 要的人 6? 趨勢

樣做 ii.'f 常/: ;爲 r 自己力 '便和 不願. (i: 聆聽 今天 無數的 人排斥 斯密約 瑟和他 的訊 fi. 因爲他 rw; 願. tJ: 受一位 i4

歲的 「不 iTi 的人」 。今 天另外 一些人

絕垂手 可得的 永恆的 復興眞 fl! 是因 爲他 們不願 接受 19 歲的 ft 老或 21 歲的

傅敎士 或一個 普通隣 W ' 爲他們

是不 要的人 這些 人可能 這樣想

的心 中救 主耶穌 基督被 拒斥和 ffi 釘在- h 架的原 因之一 ' 無^ Jik

爲在 111; 人眼中 被視爲 「不 iTi: 要的人

卑微地 出生在 馬槽裡 ft'l —種奇 異的 敎義如 「在 人地 上平安 歸與他 所喜 悅的 人。」

我對 你們和 人提 出見證 在种和

祂的兒 耶穌基 督爲? ¥a ;期 密約 gn'jMt 卑祈求 而顯』 3i ' 呼喚他 的名" 他,, ii.'f 他知 it! Jil: 「iT!:4L' 人物」 iUi' 使人地 K 憾的 »1 擊力 多少 tUJl! 以來 14 常常 揀選那 認爲是 「+iT (要的 人」 來爲 祂的 ifiW 作見證 請聽 期密約 在這方 ifii 的, 和自 分析

「那時 引起 flarpTi. 的考! & ' im n. 從那 ii'f 起常 常-- 直在想 ' 那是 多麼奇 \fM ' 一個微 末無名 的少年 ' 四歲多 -^(''的年齡 ' 且又是 命定不 得不靠 1 1 o'j 勞動勉 强锥持 生活的 那麼一 個少年

却一 定要被 認爲足 一個 iT (要得 足以吸 引當 11.1- t-f 望之敎 派的偉 人人物

zj: ' .ffiiiisw 像; tkid 以在他 (n 中;; li « 烈的迫 害和誹 iftfe 的人物 但&小 管奇怪 小奇怪 情形却 fli- 如此 而且 in 常常 就是 極人悲 的起內

然而 管怎樣 ' 我曾^ 見異象

仍然是 …… 斯密 *""3瑟 2 23- 24 )

我願. tj: 6M 人家 斯密約 g 稱他自 己爲 「一 個微末 無名的 少年」 ' 而決不 是一個 「不: ifi 要的 人」. 斯密約 S 靠着 I 神的 力量中 他可以 完成萬 的知識 持他度 過他一 生中一 切險惡 的日子

神幫助 我們認 知我們 一項最 偉大的 責任 和特權 將一個 自命爲 「不 重要 的人」 提升 爲爲人 們所不 可缺少 要和 渴求的 「重要 人物」 。我們 在這管 家職 務範囀 內的首 要義務 是要 從自己 始作起 「我是 不重要 的人」 是一種 毀滅 的哲學 是騙子 的工具

處於逆 境中的 靑年對 所提供 的指導 望着 回答說 「有 什麼關 係呢? 我祇不 是個不 重要的 人。」 ,這 是多 麼另人 痛心啊

同樣 令人苦 惱的是 校區內 一個問 學生這 樣回答 「我在 學校內 不是出 色人物 祇是幾 千人中 的一個 我實 是個不 重要的 人。」

但願我 們從最 近面談 的一位 傳敎士 ' 習到一 項重要 的敎訓 位長老 ,在 答覆 「你 多久 收到你 雙親的 來信? 這個 問題時 ' 回答說 「很少 少。」

「那 麼你 怎麼做 呢?」 我問

「我 a 是毎 星期? 9! 信給他 們。」

a 年輕人 在他的 雙親怕 ft 煩而不 給他時 ' -4 有藉口 自憐而 自封爲

「不 * 的人」 但是他 沒有一 ?^. 這種 態度 。進一 步同他 談話後 加强 了我的 信念 這位年 輕人寅 在是一 個£ 要人物

如果他 的雙親 不寫信 那是他 們的責 的責任 是寫信 那就是 他熱誠 去做的 * 我從 未見過 a 位傳 敎士的 母親 或父親 可能以 後也不 會見到 是不 論他們 在那兒 在我的 心目中 們是 「重要 人物」 祇因 他們有 了這樣 位兒子 這位 傳敎士 會成功 因爲他 知道 他是重 要人物 並以 此指導 他自己 的行爲

去幾個 月間不 止一次 海樂會 召喚我 到他的 辦公室 同他一 起?^ 他邀 請的人 ' 以分 擔建議 關心 迷惑 或傷心 些人可 能斷定 會長不 會有時 間來管 這些弟 兄們的 項碎事 是他 深知毎 -個 靈魂在 國度中 的價値 記得有 一個人 在離開 時對李 會長說 「我不 敢相信 你會化 時間 來聽像 我這樣 的人說 話。」

tit 界各處 的母親 、父 親、 丈夫、 妻子 和子女 們宣稱 不論 你們目 前的 生活情 況如何 你們 是特别 E 要的 人物 記住 你可 能是一 位微末 無名的 男孩 女孩 男人 或女人 但是 你不是 「不 * 的人」 。當 我們 進行思 考這個 mi.'f ' M 大家 同我共 享神? 文中一 個眞 正偉大 的比喩

「一個 人有兩 個兒子

「小 兒子對 父親說 父親 請你把 我應得 的家業 分給我 父親就 把產業 給他們

- 2

「過了 不多幾 日., 兒子就 把他一 所有的 都收 拾起來 往遠 方去了 那裡任 意放蕩 費貲財

「旣 耗費 了一切 所有的 ' 遇着那 地方大 遭難荒 ' 就窮 苦起來

「於 是去 投靠那 地方的 一個人 打發他 到田裡 去放猪

「他 恨不得 拿猪所 喫的豆 莢充飢 也沒有 人給他

「他醒 悟過來 ' 就說 ' 我父 親有多 的雇工 ' 糧有餘 ' 倒在這 裡餓死

「我 要起來 ' 我父親 那裏去 他說' 父親' 我得罪 了天' 又得罪 了你。

「從 今以後 ' 我不配 稱爲你 的兒子 ' 把我當 作一個 罷工吧

「於是 起來往 他父親 那裏去 相離 還遠 ' 他父 親看見 就動 了慈心 跑去 抱着他 的頸項 連連與 他親嘴

「兒 子說 ' 父親 ' 得罪了 天., 得罪 了你。 今以後 ' 不配稱 爲你的 兒子

〔父親 却吩咐 僕人說 把那 上好的 袍子快 拿出來 給他穿 戒指戴 在他指 頭上

「把 那肥 牛犢牽 來宰了 ' 們可以 喝快樂

「因 爲我這 個兒子 ' 是死 而復活 而又得 們就快 樂起來

「那時 ' 兒子正 在田裏 他回來 家不遠 聽見作 樂跳舞 的聲音

「便叫 過一個 僕人來 ' 問是甚 麼事。

「僕 人說 ' 你兄 弟來了 你父親 因爲 他無災 無病的 回來, 肥牛犢 宰了。

「大 兒子 卻生氣 ' 肯進去 他父 親就出 來勸他

「他對 父親說 ' 服事你 這多年 . 來沒有 違背過 你的命 你並沒 有給我 一隻 山羊盖 ' 叫我 和朋友 ' 同快樂

「但 你這 個兒子 ' 娼妓吞 盡了你 的產業 ' 一來了 ' 你倒; 他宰 了肥牛 積。

「父 親對 你說 兒阿 你常 和我同 ' 我一切 所有的 ' 是你的

「只 是你這 個兄弟 ' 是死 而復活 失而 又得的 ' 所以 我們现 當歡 喜快樂

加福音 15 11〜32 )

弟兄 姐妹們 ' 如果 i>r 、們願 的話

好好地 再想一 想這幾 r 父親 請把 你的家 業', > 我的一 份給我 我要 離家自 立。」 後來, 他過 着放蕩 的生活 耗盡 了資產 變成如 此低賤 如此 飢餓 他同 豬生活 在一起 「父親 罪了天 ' 在你的 心目中 不配稱 你的兒 子。」 他的 內心在 喊叫: 「我

已經 再下賤 不過了 IJi 在絕對 不是東 西 我是 絕對的 JI 要的人

請再 一次衡 量父親 反應的 銜擊力 他€ '見兒 回來了 ' 跑上去 迎接他 吻他 拿最好 的長袍 給他穿 _r 肥牛 « 款待他 他們 一起吃 喝快樂 這位自 稱爲 「不 0"!: 的人」 的是 他的兒 ft r?E 而復活 ' 而又得 的。」

父親在 歡樂中 ' 也好 好敎導 了他困 的長子 ' 他也 是一位 iii 要人物 「兒 ' 你常和 我同在 ' 我一切 所有的 ' 是你的 只要你 願意思 考死亡 —— 那永恒 的部分 —— 「我 一切 所有的 '

都是你 的。」 我以 所有 的一切 力量' 55?

' 們有一 位天父 ' 祂承 認並愛 我們 有的人 ' 論我們 走到何 種地歩 的兒子 ' 妳是祂 的女兒 ' 祂愛 你們。

不要 自資。 沮喪 敎導 你自己 正確的 原則和 用榮昏 1 來管治 自己。 ffi 地使 你自己 參與幫 助別人 當我 們對我

自己和 别人發 K 出正 確的自 我形 (象時 ' 我保 證這種 「不 iTl 的人」 態& 會完

全消失 無論你 在那裡 ' 11.1/ 住今天 所講的 ' 你是 Si 要人 物的話

神是 活着的 祂也是 fR 要人物 —— 眞賁 而永恒 —— 祂要我 們同祂 一起做 iE 要人物 « 作證 ' 在祂 S'j 力量中 我們 可以 變爲像 祂一樣 我謙 卑地留 給你們 這見證 耶穌基 督的名 阿們

3

我們申 斥時 下流行 之邪惡 的義務

守望者 戒惡人

十二使 徒議會 彭藏泰 福長老

知以西 結宣吿 人子阿 ' 我立 作以色 列家守 望的人 以你要 聽我口 中的話 替我繁 戒他們

我何 時指着 惡人說 必要死 你若 警戒他 也不 勸戒他 ' 使他離 開惡行

S 救他 的性命 ' 惡人必 死在罪 鼕之中 '

要向你 討他喪 命的罪

r 倘若你 S 戒惡人 仍不轉 離罪惡 也不離 開罪行 ' 他必 死在罪 荸之中 ' 你却

自己晩 離了罪 西結書 3 17— 19 )

摩門 經中蒙 靈感的 先知們 早已 預見我 們的 日子' 已« 吿我們 敵對者 的策略 。聽 他們 所說的

「因 爲在 那日子 ' 他必在 人類兒 女的心 中汪怒 ' 起他們 對那美 好的事 物發怒

他還 要安撫 3 的人們 ' 將他 們哄進 肉體的 安全感 ……

「那 聽從世 人敎訓 ' 否認神 的權力 ……

的有 禍了! 腓二書 28 20—21 26 藉着近 代一位 先知期 密約瑟 . 給我們

下列進 一歩的 警吿: 「因此 主的聲 音要遍 及大地 的各端 好使 所有那 些要聽 的都可 聽到

一… 那些 不聽主 的聲音 也不 聽祂僕 的聲音 也不 留意先 A 及使 徒們 的話語 的人們 從人們 中被割 除的日 子就將 來臨;

「因爲 他們已 離棄我 的律例 且破壞 的永約

他們不 尋求主 建立祂 的正義 人却 行在自 己的路 追隨他 自己的 神的形 其形像 是俗世 的樣式 一…

「我, 主' 已經 說了的 ' 我已 經說了 ' 我決 不更改 即使 天和地 都消滅 我的話 不消滅 却都 要應驗 論是由 我自己 的聲音 或是 我僕人 的聲音 所說的 都是 一樣。 (敎約 1 11 ' 14 16 ' 38 )

些是一 百四十 年前所 賜予的 S ' 在已 應驗了 我們是 活着的 見證人 ' 除非 我們的 自滿與 惡人的 狡滑而 使我們 矇蔽。

我們身 爲錫安 塔上的 守望者 作爲領 的責任 與權利 ' 斥時下 流行的 邪惡一 些邪惡 在摧毁 我們身 爲基督 敎國家

的國民 與基 督的眞 實敎會 的敎友 所視爲 珍貴的 7" 切事物 的基礎

我以其 中一名 守望者 的身份 着對人 的愛心 謙恭的 接受這 項責任 與挑戰 懷着感 激的心 情及以 大無畏 的精神 努力盡 P 。値 此目 前嚴重 的時代 ' 我們不 可因爲 畏懼非 難而不 去盡責 甚至 冒批評 者說我 的忠吿 乃政治 性亦在 所不惜 ' 爲政府 已愈來 愈和我 們的日 常生? ^糾纏 在一起

我們 在通越 目前的 危機時 ' 已獲 得充分 1i 這也帶 ^一 些批評 我們 之中有 些人 願意聽 取信息 這令我 們難堪 脅我們 的生活 們的福 利與我 們的自 的事物 是我們 之中某 些人巳 經蒙赦 那些事 多人想 繼續享 受他們 安逸的 自滿 不願意 被騒擾

敎會是 基於永 恆眞理 們不妥 協我們 的原則 縱然、 有時 下潮流 與歴力 ' 我也不 棄我們 的標準 們的敎 會對於 眞理之 忠順是 永不動 搖的, 久以來 ,, 申斥不 道德與 不公正 的行爲 就一 直是神 的衆先 與門徒 的責任 也是爲 着這一 個緣故 他們 多數遭 受逼害 可是 這是神 給他們

4

的任務 他們做 塔上的 守望者 If 戒人

°

我們生 活在一 個妥協 —— 原則 —— 時代 妥協不 是答案 它永 遠不是 正確的

答案

會的近 代守望 者之一 曾予這 項有力 的警吿

誠的忠 心可以 使任何 主義或 其信從 有生息 牛奶渗 水的忠 順却置 之於死 地'。 日世界 的煩惱 部份都 在那些 不冷不 熟的人 的門口 因爲 他們經 常走最 少阻礙 的路 他們怯 弱的心 在對眞 理採取 立塲時 紛亂 在天 上的大 會議中 與在地 上的基 的敎會 都沒有 中立派 我們 要就是 站在力 的一邊 就不是 堅定不 移的信 蔑視所 有妥協 將導致 敎會及 其敎友 們注勝 利之道 達成我 們的崇 高命運

不論 你們相 信與否 界的最 後征服 是以大 無畏的 精神與 持久的 毅力而 堅守眞 理的人 他們能 夠說是 夠說否 ' 們高擧 的旗喊 上寫着 永不與 錯誤妥 協。 ……

寬容 並非附 從世人 的蓍法 與做& 因爲要 與多麼 親愛或 有影. 饗力的 人相處 就放紊 我們 的信仰 ' 那是爲 社交立 塲或甚 至和 睦相處 ' 而付出 的太大 的代價 一… 音是 根據永 恆眞理 ' 眞理是 永遠不 能安全 拋棄的 威蘇 特約翰 ' 會報告 '

1941 年四月 '第 116 ' 117

有人 說得好 ' 國的最 大問題 是腐敗 。不 是土地 腐敗' 是國 家道德 腐敗。

國偉大 ' 爲它是 自由的 81 家。 它之

有自由 ' 因爲其 信賴神 ' 立國於 用神的 話所立 的自由 的原則 ,美 B 有種 3E 性的根 我認爲 ' 這塊土 地有其 預言性 的歴史

一八 三一年 ' 法國 政府派 遣他們 的一位 著名 歷史家 ' 圖多 克維爾 . 阿歷克 斯來美

國研 究美國 的刑法 他同時 也詳細 研究美 國的政 治與社 會體制 出十年 圖多克 爾成爲 世界著 名人物 爲他所 著的四 册真 的民 主大作 下段是 他解釋 美國之 大的動 人言詞

「從 美國 的深廣 海港與 II 的河流 尋她 的偉大 在那兒 她的肥 沃的田 野與 遼閤無 邊的草 原找尋 也不在 那兒;

從她 的豐富 礦藏與 gi 大的世 界貿易 中找尋 也不 在那兒 到我走 進美國 的敎堂

聽到講 壇上發 出的正 義呼聲 我才 了解到

她的偉 大與力 量之秘 密所在 美國 之偉大 ' 在於地 之善良 ' 如果真 國停止 其善良 '

不再是 偉大。 錄自先 知.' 原則與

g 家存亡

(Prophets. Principles and National Survival, Complied by J err eld L. Netvquist Salt Lake City, Publish ers Press, 1964 3 P. 60. )

我們維 持自由 善良 —— 的毅 力有多 堅强? 虚偽 的思想 與虚假 的理念 披着 最娱悅 的外衣 悄悄地 幾乎在 我們不 不覺中 摧毁我 們的道 義觀念 許以各 的從搖 監到墳 墓的各 種保證 們戴着 各種 名字的 假面具 但從 一件事 你可以 * 它們來 這件 事是他 們普遍 都做的 ,-就

是腐 i4 人的 品性 擾奪人 爲自己 思想和 動&; J 自由

他們設 法誘使 我們陷 入虚假 的安全 提供 普遍流 行的各 槿計畫 與倡議 '最 危險 的項 目上, 掛着最 吸引人 的招牌 ' 常席以 公衆 福利與 個人 安全爲 大標題 們千萬 不可 被愚弄 誤導。

視和直 接攻撃 可以扼 殺自由

太多 美國人 太多自 由國家 的人民 ' 默旁 觀太久 ,. 不發言 攻擊威 脅自由 的罪惡 威脅使 美國强 大的基 本經濟 則與傳 統精 神等的 罪惡。

我們朝 善良正 義與自 由的大 道邁進 由世界 的人民 藉着主 的祝福 與幫助 能夠 以充分 的自信 而不疑 不懼的 面對明 我們若 能自由 和善良 我們就 不怕夕 -徒 增多 ' 也不 怕糧食 短缺。 主已宣 布過, 「••.. 大地是 豐富的 ' 足夠 且有餘 -… (敎約 104 17 ) 我們 可以信 賴接受 這應許

多年前 國總統 柯立芝 加喀文 已針對 這項問 題發言

我們不 需要更 多的物 質發展 ,所 需要 的是更 多的靈 性擴展 我們 不需栗 更多的 智力 所需要 的是更 多的道 德力量 我們 不需 要更多 的知識 所需要 的是更 多的品 們不需 要更多 的統治 所需 要的是 文化 ' 們不需 要更多 的法律 ' 需要的 是宗敎 們不需 要更多 看不見 的事物 ' 需要的 是更多 看不見 的事物 ' 們決意 現在 着重生 命的那 一方面 如果能 夠加强 那一面 ' 另外一 面將能 自理。 那一 方面就 ^ 他一切 的基礎 礎穩固 ' 個建築 堅立。 (引錄 「先知 、原則 與國家 存亡 」第35

我們 是自由 的人民 ' 却正 在各方 面跟隨 導致 羅馬帝 國衰落 的情况

T …一 馬有其 先驅性 的起始 就像我 們美國 的先驅 承產一 般., 之後 兩百年 ' 直强大 *, 在第 二世紀 時達- 到頂峯 ' 然後在 第三 世紀時 始腐敗 走下坡 然而 ' 的罪惡 ' 在其立 國第二 世紀末 便已開 °

歴史 上記載 羅馬 人民不 論貧富 ' '惰 者俱增 ffll 懶惰的 11 ' 被安 置在像 美國現 有一' 的福利 fiM 照顧下 當該 項' 制度 成爲永 久性時 ' 益人大 量增加 ° 他們組 織成政 治集團 ' 有相當 的勢力 ' 毫不穩 瞎的公 開提出 他們的 要求, ° 而政府 也毫不 猶豫地 接受他 們的要 求…… 並且要 求愈 來愈多 王位繼 承人迎 合他們 靡大的

5

固的中 產階級 —— 即羅 馬當時 的力鼋 '

我們今 日的力 W: —般 —— 被徵 愈來愈 重的稅 ' 支持日 S 脹的官 僚政府 °

收入被 f:f 附加稅 ' 應付急 ° 政府

S ' 不敷出 政府開 始減少 元中銀

之成份 ' 結果銀 元具有 銅元的 顏色 °

「當時 至葛瑞 律法 (譯注 S 瑞^kliliiM馬±爵士 ' 英國 著名經 濟學家 立皇室 外應制 葛瑞否 W 律法乃 經濟學

名詞 指市面 上有兩 種或多 種同樣 面値而 含成份 不同的 硬幣時 ' 常是成 份铰低 的一種 仍然保 持流通 ' 而成 份铰高 的一種 人民收 蔵起來 被使用 ' 爲眞正 的銀元 不久都 不見了 ' 人民收 藏起來

「羅 馬人 民非常 崇尙軍 事服役 外藉人 只要自 願加入 羅馬軍 團服役 ' 就可 以取得 羅馬公 民資格 但是 因爲 不斷增 長的繁 與富裕 馬靑年 開始逃 避兵役 用各 種藉 口而存 留於城 市的紙 醉金迷 生?^ 他們用 化粧品 穿戴 女性化 的髮飾 與服裝 歷史 學家吿 訴我們 後來 簡直難 以分辩 男女

「在敎 師與學 者中' 有一 羣稱爲 大儒學 派的 ' 們的成 員留長 髮長鬚 ' 穿 不整潔 的衣服 ' 蔑視世 俗物質 ' 笑他們 所謂的

『中產 階級價 値。』

道德 iiS 甚至 在街道 上或郊 區行走 有- 危險。 暴動隨 時發生 '有 時候城 市的整

10 —區 被焚毀

同時 ' 貨膨脹 與苛捐 雜稅等 ' 一直 在等待 予以死 t 的一擊

「最後 ' 些惡勢 力終於 E 倒中 產階級 的雄 心壯志

羅馬 衰落 =

們正在 W 我們的 第二世 紀之末 加州州 長列根 郞奴於 一九六 九年在

約艾 森彔威 爾學院 之演講

一七 八七年 ,, 吉本 愛德華 完成他 的偉大 著作 馬帝國 之傾復 下面是 他記述 其衰落 之由來

1. 視家庭 —— 人類 社會化 本單位 —— 的神聖 與威嚴

2- 來愈重 的徵稅 公款 用在下 等社會

免費食 糧與競 技塲。

3 對娛樂 的狂熱 ' 運動一 年比一 年更厲 更殘酷

4. 立龐大 的軍隊 而實 際的敵 人是在 人民 的衰微

5 宗敎 信仰衰 落到只 剩形式 生活脫 ' 足以警 戒和引 導人民

們今日 的情形 不也相 同嗎? 使 羅馬毀 的原因 ' 是也可 以毀滅 自由世 界的國 家嗎?

在華盛 頓的' 人年中 ' 我的辦 公桌上 ' 直擺着 這句祈 願的話 「神 啊, 賜給我 們具 有比投 票箱更 高委任 的人才

史的許 多敎訓 仍然 淸晰地 在眼前 們在此 重大成 就時代 ' 應該以 歷史的 Ik

訓爲 S 因爲成 就越大 危機 也越大 ° 甚至 就在國 家極繁 榮的時 亥!) ' 許已種 1=

滅自己 的種子 史顯示 ' 偉大 的文明 很少 被外來 的敵人 所征服 ' 而是先 由於內 的輭弱 所毁滅

歷史上 的事實 ' 是我們 的指標 ' 幫助我 們走 上未來 的平安 大道。

我們 身爲自 由世界 的公民 ' 該喚醒 己注 意當前 的困難 ' 我們必 須認識 ' 道德 與靈 性的基 本原則 ' 是過去 的一切 成就的 根本 ° 爲要 繼續享 用現在 的祝福 ' 我們必 須回到 這些某 本原則 ' 經濟 與道德 ' 都是 理這個 驅幹的 不可分 離部分 ' 們必須

譜一致 ' 我們 的行動 ' 須符合 這些永

眞理。

耶穌 《.督 末世聖 徒敎會 ' 極力支 持偉大 的靈性 與道德 的原則 ' 因爲 它們是 自由世 的一貫 J 本溥統 我們反 抗向永 恆眞理 挑戰的 毎一種 惡勢力 從開始 ' 我們的 文明便 是以永 恆眞理 爲外衣

我們將 用每一 種高尙 的方法 ' 强家庭 家人 之團結 ' 鼓勵 服從第 一及大 的誡命 地上生 養衆多 ' 做高貴 的父母 ' 遵行崇 高的靈 性與道 義原則 固品性

在耶穌 督末 世聖徒 敎會中 ' 潔永遠 不是 不合時 尙的事 我們男 女只有 一項標 ' 是純潔 的道德 我們 痛恨且 反對大 規模的 I 胎之邪 惡策略 ' 其他打 撃家庭 之基 礎的毎 一種不 潔行爲 ' 因爲家 庭是我 們的最 «• 本單位

繼續施 行這種 不道德 的行爲 將導致 能之神 的審判 與忿怒

大家集 中注意 於物質 享用時 記了我 的繁榮 ' 全與自 由以爲 基礎的 靈性嗎 神幫助 我們悔 改罪惡 的行爲 ' 並在被 冒犯者 的勢力 前謙卑 自己。

全國屈 膝祈禱 有最大 的安全

如果 毎一處 的人^ ' 夠日常 —— 早晚

跪下來 ' 表示感 激已有 的祝福 ' 承認

依賴神 ' 祈求祂 的神聖 的指引 ' 必定能 得到我 們極需 要的主 的祝福

全國一 致祈求 的壯觀 ' 原子彈 爆炸更 具感召 更有力 ' 祈禱 的力量 ' 比一 切人爲 力的總 和更大 ' 因爲 禱是輕 叩主的 的最大 方法。 」立 國的元 老們接 受了這 項永 恆眞理 ' 我們呢 們也將 接受嗎

是的 ' 我們 應該喚 醒自己 ' 快從 事這項 簡單 的方法 —— 禱的有 力方法 許多年 前巴 布森羅 吉說過 這個 國家所 最需要

6

' 是古老 式的家 庭祈禱 對' 我們 需要的 回返古 老的經 得起時 間考驗 的眞理

求神 i^'pa 我們自 由人民 ' 認識祝 福之來 價之寶 ' 經得起 時間考 驗的這 些祝福 ° 識威脅 自由與 道德靈 性原則 的危機 耶穌从 之名謙 卑祈求 。■ 阿們 ° 認識' ffe' 要謙 卑但有 勇氣的 行爲來 維護無

7

會中忠 獻教友 的酬赏

會的眞 正力量

親愛 的此項 偉大事 工中的 同工們 每次走 人這座 大會堂 莫不 想到那 些建 築這座 神的家 的先驅 祖先們 的忠心 奉獻與 11 他們 建築它 奉献 它作爲 崇拜與 敎導眞 理之用 們身負 重大而 神聖 的信賴 ' 在此 講壇上 述說信 心之言 爲此 我謙恭 祈求聖 lg 的指引

我有幸 能有機 會晤遇 世界各 地的善 良男女 其中一 些留給 我深刻 的印象 有一位 是亞洲 來的海 軍軍官 ' 輕聰明 ' 來美 國深造 軍中幾 個美國 同事的 行爲吸 引了他 ' 並在 他的要 求之下 . 分享他 們的宗 敎信仰 他不是 個基督 ' 但却大 感興趣 他們 吿訴他 ' 世界 的救主 ' 伯利 恆出生 的耶穌 ' 全人類 111 性性命 ° 他們 吿訴他 ' 永恆父 神與復 活的主 ' 對少年 斯密約 瑟顯現 他們談 到現代 的先知 他們 敎他主 的福音 '的靈 感動他 ' 他接 受洗禮

他將 回返祖 國之前 ' 被介 紹與我 '

+二 使徒 議會.

格菜戈 登長老 i

們談到 這些事 是我問 「你 們的. 人不是 基督徒 督敎在 你們國 家中曾 遇很大 的困難 你現在 是個^ 尤其是 個摩門 基督徒 回國 去後將 會怎; 樣?」

他面 色陰暗 ' 回答說 「我 的家人 會對 我失望 甚至 可能趕 我出去 他們 將當我 已經死 了一般 於我的 前途與 事業 ' 大槪 不會有 » 麼好 機遇了 。」

我問 「你 願意 爲福音 作這麼 大的, 翻:.

的一雙 黑眼飽 含淚水 漂亮的 棕色面 孔上閃 閃發光 ' 反問道 「福音 是眞實 '的 是不 是?」

我慚愧 問了一 個這麼 的問題 il 答說' 「是的 '福音 是眞實 的。」

他立 刻回答 ' 「那麼 ' 别的 事情有 何關係 呢?」

天上午 ',• 就想將 這兩個 問題留 給你們 「福 音是 眞實的 是不是

别的事 情有何 關係呢

昨天 大會上 提出了 敎會的 成長統 計數字 令人印 象深刻 也使 9:32 te 美. 的一齣 出名電 視節目 最近一 li:^ 主持 人嘉拉 奇何拉 ' 在電 視上訪 問美國 各敎會 議會的 m 利牧師 ' 問及一 些著名 大敎會 教友人 數減少 其他敎 會人' 數却 反而迅 速增加 sr' 人數 減少的 i 原因 ' 「是 因爲他 們已變 成任性 他們, 許任何 人成爲 敎友或 保持敎 友身份 他們 不再堅 持信心 上或奉 獻上的 任何嚴 格要求 。」 他指出 ' 另- 一方面 ' 要求 {義 牲時 . 力量 或金錢 的敎會 ' 反而蓬 勃生長

繼綾說 ' 「在 美國 ' 成長 得最快 的敎會 •' 超過了 一百萬 敎友的 ' 是摩門 敎會 ' 即末 世聖徒 6^ 總部在 鹽湖城 成長 率是毎 年百分 _之' 那是很 迅速; 的增加

這是項 最動人 的評論 ' 値得 任何有

8

思想 的男女 想一想 其中 說的一 件事是 求忠獻 竭牲 記律 的宗敎 ' 其敎 友忠心 這個 敎會也 獲得外 界的尊 ii 羡慕

宗敎 一直是 這樣的 救主淸 淸楚楚 對尼哥 眩母說 「人若 不是從 水和聖 靈生的 不能進 神的國 約翰福

3 5 ) 有例外 這條 規律不 容許任 何隨 便之處 他所說 的其他 事情也 都一 樣。

保羅 訂立耶 穌基督 的福音 ftl 要求時 沒有用 模稜兩 可的話 或遁詞 。今 日也 如此。 主親自 說過, 「門是 狭的, 是窄 的。」 任何團 體涉及 人類行 爲的永 後果者 必須樹 立規條 且應 褐力遵 何團體 不期待 們遵守 某種程 ffi 的記 f4> 别是自 fl! 别想 他們有 長期 的忠心 也許失 去很多 的舒適 t 牲的要 求也是 * 在的 但是 是這項 眞賁 的要求 爲品性 力量與 可貴的 本質

任意 決不產 生偉大 人在神 所述的 眞理 要求下 日常 實行自 制自律 在這 的內心 淨扎中 能培養 出簾潔 力量 等美德

但是 情都有 另一面 的着法 ' 自制自 fli 只不過 是種操 練而已 着規 律而守 規律是 消極的 這不 是耶穌 #督 的福音 的精神 由於 畏懼而 强制執 結果是 消極的

那出自 個人信 念&是 積極的 奇的方 式建立 奮及堅 强個人 仰方面 個人若 由眞理 的偉大 有力的 信念所 策動時 就會自 動的守 紀律與 I 規則 不是因 爲敎會 的要求 是他內 心相 信神是 活着的 他知 道他是 神的兒 有永恆 與無限 的潛能 他知 道在爲 偉業而 從事的 服務中 可得到 快樂與 滿足

凱利牧 師所提 到這個 敎會的 顯著進 ' 並不是 由於敎 會對敎 友們的 要求的 結果 是出自 這些敎 友內心 的信念

他們知 道這確 實是祌 的事工 ,快樂 、平 安與滿 足來自 正義的 服務中

我們今 天聚集 在聖殿 廣場上 在此 歴史 性的大 會堂中 周圍 都是特 出的建 築物 可是 敎會 的力量 不在於 這些建 築物 ' 也不 在於遍 及全世 界的千 千萬萬 所敎堂 ' 也不在 於敎會 的大學 醫院等 這些 都是可 資利用 的設施 ,達 成目的 的: 手段 ' 只是 眞實力 量的一 種輔助 李會 長昨天 所說的 個敎會 的力量 是在 其敎友 的心中 在個 人的見 證與堅 此事' 工之眞 S 性中 人有這 種信念 見證時 ' 會的要 求不再 是負擔 而是 辨戰。 救主 申言: …… 的鈪是 容易的 ,我 的擔子 是轉省 的。」 (馬太 福音 li, 30 )

對於 耶穌基 督敎會 中的忠 獻敎友 敎會 職責的 $fe 與敎 會領袖 的擔子 不僅 是困難 ' 反而 是機會

早幾天 我到 美國東 部出席 支聯會 大會, 聽到 一位數 月前加 人敎會 的機械 工程師 說出他 的經驗 敎士去 他家敲 的太太 邀請他 們進去 很熱中 聽他們 的信息 而他却 覺得非 常勉强 甚至本 不想聽 某晚 表示想 接受洗 他突 然大怒 難道她 不明白 這是甚 麼意思 嗎?: e 思就 是要獻 出時間 要敏 付什 一奉獻 要放 棄原有 的朋友 要不 再抽煙 他披 上外& 出屋子 ' 大力 關上門 他在 街上走 ' 他太太 ' 駡那 傳敎士 罵自己 爲何容 許他們 來敎他 他走 累了時 ' 氣也平 息下來 ' 忽然起 了祈禱 的念頭 一邊走 ' 邊祈禱 求神 回答他 的問題 忽然 淸楚深 刻的印 象來到 幾乎 像有個

他說, 「是 眞實 的。」 '「是 眞實的 他對 自己一 而再的 :說。 「是 眞實 的。」 平安 進人他 心中。 他走回 家去時 原來認 爲的一 切限制 要求等 逐漸 開始成 爲機會 推開大 •ai 太正跪 着祈禱

接着 吿訴在 ffi 的會衆 從此之

後他們 生?^ 中所得 食|1 的快樂 一奉獻 根本不 成問題 上東西 給恩賜 他們一 切的神 相較 之下是 多麼微 不足道 出時間 來服務 也不 成問題 要好好 畫一下 星期 的時間 表就行 責任也 成問題 服務使 生命有 了進步 與新的 一面 然後 這位 慣於應 付我們 所居住 的物質 世界各 方面的 工程師 於學識 聰明人 雙眼 含着淚 水而鄭 的作證 他生 命中所 起的奇 妙變化

在許多 地方成 千上萬 的男女 —— 訓練有 能力的 各界精 明人士 世界各 地從事 實際工 作的務 實男女 們內心 燃着 神是活 着的靜 默見證 他們^0道耶 :穌 是基督 這項 事工是 神聖的 是爲着 i 所有 願意承 受此機 會的人 的祝福 而復興 於地

主說' 「看 啊,. 我站 在門外 門。 若有 聽見我 S 音就 開門. 我要 進到他 那桌去 ' 我與他 ' fd^ 與我 一同坐 席。」

( 啓示錄 3 20 )

穌在殿 中對猶 太人說 「我 的敎 不是我 自己的 乃是 那差我 來者的 「人若 立志遵 着他的 旨意行 就必 得這敎 訓或是 出於神 或是我 憑着自 己說的 翰福音 7 16-17.)

這就是 此事工 的奇妙 fci 人都可 爲自己 而知道 不用依 賴敎師 或傳敎 ' 他們只 是指示 他與對 他作證 正如 伯所說 「但 在人裏 面有靈 - 能者的 氣使人 有聰明 約伯記 32

9

8 )

個人 瞎着聖 iilii 的恩 ll« ' 能像太

陽必 東昇那 麼肯定 的知迫 ' inj^nmi 。當他 知道是 眞實的 之後' i3 •flAS 識生 命的目 的與. ' 認識他 對人類 l''J

胞的 _C( 大貴任 ' 對家 的責任 與對祌 任的人 ' 必定實 際約朿 自己' 自制自 律。

主說, 「向 ft ffi 聽我 的說話 像我 架的 溫柔那 樣爲人 ' 那麼 你將在 我裏 Ifti 到平安 敎約 19 23 )

這是 「從了 解一切 中來的 平安」 ' 因爲 不是出 於人心 ' 而是 來自靈 ' 「觴 神的整 才了解 屬祌的 *。」 位敏慧 rfli 受過高 深敎育 的年輕 女士 ' 在德國 磯頓 美軍敎